已经落入dc无敌洞

all1 all2 kontim 绿红绿
其实写了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基本什么都吃

《龙》本筹备中

梦与衣

那晚在尼泊尔,源氏做了梦了。


像是顺着水流淌下来的光。光又汇聚成巨龙。


他想扑住那条龙,手里却总是什么都留不下。源氏急了。想喊又发现出不了声。抬手抓喉咙,只摸到冷冷的金属。


水色的龙毫不停滞的飞上天去。


战士是被不成音节的电子音吵醒的。睁开眼睛才发现那个一直干扰着他的声音消失了——那是他自己在睡梦里发出的呻吟。这传出去很丢人,最起码他的兄长会这样认为。但源氏一点也不在乎。


他从床脚的杂物箱里扒拉出来了运动长裤,认真又滑稽的把它穿在金属的躯体上,拳击短裤外。


他喜欢运动长裤

 

蝙蝠和龙总是有点什么关系【13 新队友 Kontim

到底是哪里有敏感词。。。

 

蝙蝠和龙总是有点什么关系【12 precious 下

本篇带虐,不甜

确定可以吃请往下:


迪克记不清自己到底在蝙蝠电脑上看过多少次那个男人的脸。他也曾经在哥谭的每一条暗巷,每一家酒吧,甚至每个姓氏不明的裹尸袋里搜寻着那个男人。

他曾发狂,与布鲁斯争吵互殴,曾彻夜难眠。


“。。。为什么。。。”他口齿不清的问拉娅。


——为什么你是祖克的店员?!


出离的愤怒让迪克不顾一切露出了勾爪:包括他那在黑暗中蓝光耀眼的鳞片。


“十多年,我一直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你!”祖克缓步踱走来,“我的漂亮,独一无二的小蓝鸟儿。”


“混蛋——”夜翼想不起来上...

 

蝙蝠和龙总是有点什么关系【12 precious 中

 迪克赶到楼顶的时候红头罩刚刚熄灭了一只雪茄。


海滨城的早晨散发出和哥谭完全不同的明快气息。 夜风消失在海面上,天地间以夸张的速度亮了起来。


“嘿,不要抽烟,记得吗?”迪克的眼罩根本遮不住疲惫。

“怎么一出现就要摆大哥的派头。”杰森闷声闷气的回答,凭空点燃了又一支。


“我不记得你会抽雪茄,宾治?”迪克也毫不客气的凭空将它熄灭。


红头罩亮能映出人影,却看不到杰森在里面的表情。


迪克这一辈子遇到过至少五十次现在的情景。换其他四十九次,他会抱歉的笑着,亲爱的,昨晚局里突然出警,你知道作为公...

 

蝙蝠和龙总是有点什么关系【12 precious 上

筹光交错的宴席对于蝙蝠们像是英雄生活的另一端:这里通常是比起和恶徒面对面更加恐怖的战场。


财阀,记者,社交名媛。

香槟,红酒,还有位红发的少爷点的可乐。

然而来来往往的众人都以能捕捉到一只韦恩为骄傲,不论个头大小。


做为龙,他们在一开始并不理解人类的这种社交方式。生物学家们很难说出龙是群居还是独居。作为个体较小的水龙,迪克的种族以群居为主。高攻高防的火龙则偏爱独来独往。至于提姆人类很难找到他们究竟栖息在哪里。你问达米安?他是在试管里出生的龙,幼年缺失了能举得上例的所有社交。


杰森从前很不习惯这样的活动。刚来到这个家的时候他甚至朝着一同进...

 

说一句闲话,出罗宾龙本子的话,会有人想要吗。【方。

 

© 小船不造 | Powered by LOFTER